不腦殘科學:為什麼人有兩個鼻孔?為什麼我們都愛看八卦新聞?失戀的痛到底有多痛?生活中,處處都是泛科學!

 
 
Q1為什麼會有夫妻臉?
 
研究顯示,我們在挑選伴侶時,會選和自己基因組成相似的對象,我們也較容易被和自己神似的臉孔所吸引。知名的社會心理學家札佐克(Bob Zajonc)找來大學生作為受測者,顯示兩張照片給受測者看,這對照片的組合可能是新婚夫妻、結婚超過二十五年的夫妻,或只是神似又年紀相仿,卻彼此沒 有關係的隨機配對者,讓受測者評斷這兩張照片有多相似,還有這對「情侶」是否結婚。
 
結果結婚越久的夫妻,越容易被受測者評為「相似」,而受測者很難從照片評斷出新婚夫妻或隨機配對者是否結婚,很可能是因為臉孔相似程度有所差異。另外,被評為「最像」的夫妻在報告中也是婚姻生活最快樂的一對!
 
很可能因為相處較長久的夫妻檔也很長時間地經歷了相同的情緒,所以他們的表情也經常相似,這或許就是「夫妻臉」的關鍵成因。因為表情是由許多不同的臉部肌 肉動作表現的,相似的表情所牽動的臉部肌肉也差不多,因此久而久之,臉孔就會越來越像。此外,除了情緒,相處很久的夫妻或情侶的生活環境、飲食也都很相 近,或許這也是導致夫妻臉的可能原因。
 
這樣說起來,常吵架的「怨偶」如果沒有分手,應該也是會有「夫妻臉」才對。
 
Q2失戀的痛到底有多痛?
 
失戀讓你心如刀割嗎?也許那是真的,至少在你的腦海裡是這樣沒錯。腦神經學家發現,分手的「痛」也會活化腦部掌管痛覺的區域,就像生理上真實感受到傷害一樣。
 
紐約哥倫比亞大學(Columbia University in Nwe York City)的心理學家愛德華‧史密斯(Edward Smith)和研究團隊,他們在曼哈頓透過散發傳單、廣告還有facebook,找來四十位在最近六個月內剛經歷失戀的受測者進行實驗。實驗中,在核磁造 影(MRI)掃瞄受測者腦部活動的同時,受測者會看到前任伴侶的照片,並且回憶那段分手的經歷。
 
當受測者回憶起分手時,大腦掌控痛覺的區域——次級體感皮質區(secondary somatosensory cortex)和腦島背後側(dorsal posterior insula)會被活化,這表示分手和生理上的痛覺,在大腦中其實相去不遠。而且研究團隊還分析了另外一百五十位受測者在恐懼、焦慮、憤怒或憂傷時的核磁 造影作為對照組,但其中卻沒有一項情緒的腦部活動和痛覺相似。
 
只能說,或許失戀是一種人生中最特別的經歷吧!
 
Q3酒喝太多,都是杯子的錯?
 
有人喜歡以酒精飲料舒緩壓力,或是三五好友相聚讓大夥兒更High,但隨著壓力消除、氣氛高漲,你總是黃湯一杯接著一杯下肚,後來才拍著鼓脹的肚皮,後悔自己喝太多嗎?
 
英國布里斯托爾大學實驗心理學院Angela Attwood博士的研究團隊,試著尋找可能影響喝酒速度的變因,發現我們飲酒的速度竟然會受到飲酒的杯子所影響!
 
這個實驗找了一百六十位年紀介於十八到四十歲、沒有酗酒紀錄的受試者參與,實驗分成兩個階段,第一個階段記錄受試者使用沒有弧度的玻璃杯,或是有弧度的啤酒杯喝一杯淡啤酒或是汽水所花的時間。
 
實驗結果發現,受試者用啤酒杯喝淡啤酒的速度幾乎是用玻璃杯的兩倍,但在喝汽水時,使用兩種杯子的速率近乎相同。研究者認為,有這樣的結果是因為用有弧度的啤酒杯喝啤酒,比較無法估計「喝一半」的位置,所以比較難知道自己喝了多少。
 
為了要驗證這個想法是否正確,受試者參加了第二階段的實驗,這個階段是以電腦作業,分別呈現出兩種杯子的圖片,杯內的液體容量都接近一半,而受試者必須回答圖片中杯子盛裝的液體是多於或少於一半。結果顯示,有弧度的杯子確實比較難估計。
 
記得下次在熱炒店喝酒,當店家端出弧形的彎曲杯時,請他們換上直筒杯,這樣你能慢慢喝,並且可以喝得微醺又開心,絕不會爛醉!
 
Q4母子連心是真的嗎?
 
「隨心所至」並不容易,但嬰兒和媽媽只要互相投以微笑,就能跟隨對方的心跳!
 
一項新的研究指出,三個月大的嬰兒就能和他的母親彼此同步心跳,誤差僅僅在幾毫秒內。為了實驗,科學家找來四十對母子,利用皮膚電極貼片追蹤心跳,結果發 現只要一個愛的眼神相會,或者柔情的低語,彼此之間的心跳幾乎能立刻同步。但這種藉由悅耳的聲音互動同步心跳,目前只發現存在於媽媽和嬰兒之間(研究包含 三個月到十三歲大的孩童)。
 
科學家推測,當人類接收到來自另一個個體的表情語言時,會開啟腦中特定區域,並調整心跳。研究團隊過去的研究也顯示,無法接收來自母親聲音的嬰兒,會像青 少年一樣較無法產生情感上的共鳴。因此,早熟的嬰兒或有產後憂鬱症狀的母親,有極高風險會喪失社交技巧,因為他們可能錯過了早期母子互動的絕佳機會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柳橙與橘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