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世界上所有的軍隊裡,長年訓練的只有一件事情,那就是服從。在二戰期間的德國,士兵們都是好人——但他們是集中營的頭目!他們是好父親、好丈夫、好朋友。看到他們和他們的家人朋友在一起,在俱樂部裡面,沒人能夠相信這些人每天都要殺害成千上萬的猶太人。而且他們完全不內疚,因為這只是上頭的命令。那就是他們所有的訓練,你必須執行命令。這已經深入它們的血脈:命令來了,服從是唯一的方式。

 

       這就是人類迄今為止的生活方式,所以我才說服從是最大的犯罪之一,因為所有其他的罪惡都出於此。它剝奪你的聰明才智,它剝奪你的決斷,它剝奪你的責任。它摧毀你的個體性。它把你轉變成一個機器人。

 

     所以我完全贊成不服從。但不服從並不是反對服從。不服從是不受限於(above)服從和字典裡所謂的不服從。不服從就是運用你的聰明才智:「我擔起我的責任,我會做一切我的心、我的本性覺得正確的事情,我不會做任何違反我聰明才智的事。」

 

       我的整個一生,從童年到大學,我一直被譴責不聽話。我堅持說:「我不是不聽話。我只是試圖用我自己的聰明才智搞清楚什麼正確的,什麼是應該的。我為此承擔所有的責任。如果什麼事情出錯了,那就是我的錯。我不希望因為這是別人告訴我去做的而譴責對方。」但這讓我的父母,我的老師和教授非常困擾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我的學校,戴帽子是強制性的,我進入高中時沒戴帽子。一個老師立刻說:「你知道戴帽子是義務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 我說:「帽子這種東西不可能是義務。把某些東西放你在頭上怎麼能是義務呢?頭才是義務,而不是帽子。我是帶著頭來的,也許你只是帶著帽子來。」

 

       他說:「你似乎是個異類。校規裡寫著學生不戴帽子,就不准進入學校。」

 

       我說:「那校規就必須被修改。它是人訂立的,不是神訂立的。犯錯是人之常情。」

 

       我的老師難以置信。他說:「你怎麼回事?你就不能戴上帽子嗎?」

 

         我說:「問題不在於帽子;我希望找出為什麼它是強制性的,它的道理,它的效果。如果你不能解釋它,你可以帶我去見校長,我們可以討論。」他不得不帶我去見校長。

 

        在印度,孟加拉人是最聰明的人,他們不戴帽子。而旁遮普人是最愚蠢、最呆板的人,他們包頭巾。於是我對校長說:「看看事實——孟加拉人不戴帽子,而他們是全國最聰明的人,旁遮普人不僅戴帽子而且包很緊的頭巾,而他們是最笨的人。如果這真的和一個人的聰明才智有關,我寧可不冒這個險。」

 

       校長聽我說完,他說:「這個男孩很頑固,但他說的有道理。我從沒想過這一點——確實如此。我們可以讓這條校規不是強制性的。任何人想戴帽子就戴帽子;有人不想戴帽子就不用戴——因為這和學習沒有關係。」

 

       那個老師無法相信這一點。回去的路上,他問我:「你幹了什麼?」

 

       我說:「我什麼也沒幹,我只是闡明了事實。我沒有生氣,我非常願意戴帽子。如果你覺得它有利於聰明才智,為什麼只戴一頂呢?我可以戴兩頂、三頂、戴許多頂帽子,如果它有利於我的聰明才智的話……我並不生氣。但你必須證明它的價值。」

 

       這個老師對我說,我依然記得他說的話:「你一輩子都會是個麻煩。你在哪裡都不會相處融洽。」

 

       我說:「這完全沒問題,但我不想當一個在哪裡都一團和氣的白痴。還是『不合群』而有聰明才智比較好。我來學校是學習聰明才智,這樣我才能聰明地不合群!請永遠不要再試圖把我從一個個人轉變為一台機器上的輪齒。」

 

       第二天學校裡的帽子就消失了,只有那個老師還戴著帽子。因為新校規說戴帽子不是強制性的,別的老師、甚至校長都不戴帽子了。他看上去很傻。我對他說:「還來得及。你可以把帽子取下來放你口袋裡。」他就做了!

 

       他說:「你是對的。如果大家都不想戴帽子……我只是在遵守規定。」

 

       所以記住,當我談論不服從,我並不是說用不服從替代服從。那不會讓你更好。我使用「不服從」這個詞是為了讓你清楚,是你在做決定,你必須成為你生命中所有行為的決定因素。那帶來巨大的力量,因為不管你做什麼,你都有某種理性作為支撐。

 

       依照聰明才智而活。

 

       如果你被告知去做某件事情,判斷它是正確的還是錯誤的。然後你才能避免內疚感。否則的話,如果你做它,你感到內疚;如果你不做,你還是感到內疚。如果你做了,你覺得你卑躬屈膝,你沒有主見,你不由自主。如果你不做,你還是會感到內疚——因為也許那是正確的事情,而你沒有去做。不用這麼笨拙,簡單就好。如果你被要求做什麼事情,用聰明才智回應。只要是你的聰明才智做的決定,那就去做——但你就要負責。於是內疚的問題就沒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如果你不準備去做,向對方解釋為什麼你不去做。解釋的時候不要有任何憤怒,因為憤怒只是意味著你虛弱無力,你的回應其實並沒有聰明才智。憤怒永遠是弱者的象徵。只要清楚地說明一切,也許對方發現你是正確的,他會感激你。也許對方比你更有道理,那你就要感謝對方,因為他提升了你的意識。

 

       把生活中的每一個機會都用來提升你的聰明才智、你的意識。

 

       通常我們做的是把每個機會都用來為自己製造地獄。你只會痛苦,因為你痛苦,你也讓別人痛苦。當許多人生活在一起,如果他們都為彼此製造痛苦,痛苦就不斷倍增。整個世界就是這樣變成地獄的。

 

       它可以立刻被改變。只要明白一件基本的事情,沒有聰明才智,就沒有天堂。

 

轉自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notes/達摩/奧修說故事我完全贊成不服從服從是最大的犯罪之一/711669125549203/711669125549203

 

阿南朵《財富與你的關係》工作坊

http://www.osho.tw/anando001.htm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柳橙與橘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