對付疼痛的策略

 

班迪達尊者

 


  洞察「現象」真實本質的程度,取決於我們開展的定的 程度,心愈定,愈能洞察並瞭解實相,在覺知苦受時更是如此。若定力羸弱,就無法真正感覺到一直出現在身上的不舒服,而在定力開始加深時,即使最輕微的不適 都變得清楚,就像被放大與誇張地呈現。人類多數都像近視一般,沒有「定」的眼鏡,這世界顯得朦朧、模糊且難以辨認,一旦戴上眼鏡,一切都清楚明亮。這不是 因為所緣改變了,而是視力變得敏銳。


  當你用肉眼注視一滴水,看不到什麼;但若放到顯微鏡下,會開始看到其中發生很多事——許多東西在舞動、移動,你會被水吸引住。如果在禪修中能戴上定的眼鏡,你會感到驚訝,在看來停滯又無趣的痛點上,竟發生許多變化。定愈深,對疼痛的瞭解也愈深。你對這些苦受處於不斷變遷的狀態,從一種感覺到另一種,改變、減弱、增強、變化與舞動看得愈清楚,你會愈來愈著迷,愈發深刻、敏銳。這場表演變得精彩絕倫之際,有時會突然意外地結束,好像戛然落幕一般,疼痛便奇蹟般消失了。


  不能鼓起足夠勇氣或精進來注視疼痛的人,永遠無法瞭解深藏其中的潛力。我們必須培養心的勇氣——勇猛的精進以注視痛苦,讓我們學習不逃避痛苦,而直接面對。


  當疼痛生起,第一個策略是將注意力直接朝向它的中心,試著進入痛的核心。看痛就只是痛,持續不斷地觀照,試著進入痛的表面之下,如是便不會回應疼痛


  也許你非常地努力,但仍漸感疲憊,疼痛耗盡心力。若無法維持相當程度的精進、念與定,那便是優雅地離開的時候。第二個處理疼痛的策略是與它一起遊戲,你進入疼痛,然後稍稍放鬆,將注意力放在疼痛,但放鬆念與定的強度,這能讓心休息一下然後再次儘可能地接近疼痛,如果不成功,再撤離一次。如此進進出出、反反覆覆二至三次。


  如果疼痛還是很強,儘管有這些策略,你的心仍緊繃、縮緊,便是優雅投降的時候了。但這並不意味著變動姿勢,而是轉換專注的位置,完全忽略疼痛,將心放在腹部的起伏,或你所使用任何的主要所緣。試著一心專注其上,就能將疼痛阻隔於覺知之外 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82e4ba4d010194e8.html

    全站熱搜

    柳橙與橘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